www.hg8327.com - 孤寡老人为申领补助 被迫花600元

www.hg8327.com

www.hg8327.com,www.hg8327.com
首页 >

作者:百步飞剑 关注人气:72℃

孤寡老人为申领补助 被迫花600元请干部吃饭

华西都市报10月13日消息,9月20日,资阳市安岳县白塔寺乡增花村一位村民拨打华西都市报“监督进行时”热线02896111,反映村民到村里办事,村干部均会暗示请吃饭或者送红包。该村一位小组长直言,办事请村上、乡上“领导”吃饭已成为该村的“风俗”。  村里63岁的孤寡老人钟广福,为了申请计划生育家庭特别补助,花了600多元请村、乡干部吃饭、买烟。这些钱,是这位老人靠编背篼好几个月才积攒下来的。  对此,村支书杨秀光给出的说法是:“不去吃对不起人家。”老人落泪  请乡村干部等11人吃饭 花掉3个月收入600多元  9月21日,白塔寺乡增花村8组,多位村民聚在钟广福家议论纷纷。最近几年,他们都曾为了办事,不得不请村干部吃饭。对于钟广福老人被迫请吃饭的经历,村民们很是气愤。因为这个独居老人一直无人照顾,平时靠编竹背篓卖和在建筑工地当小工为生,收入很少。而为了申请计划生育家庭特别补助,就花掉了老人600多元,相当于他3个月编背篓卖的收入。  虽然已经过去3年,但钟广福老人说起请吃饭这件事,还是落下泪来:“请吃了饭,一年半后才办下来。”钟广福膝下无子女,老伴已去世多年,一直是村里的五保户。接受采访时,他仍心有余悸:“杨秀光当了30年村支书,怕他报复我。”  抹去眼泪,钟广福回忆起了3年前那次经历。2013年,他申请计划生育家庭特别补助,村里的小组长让他去填表,当时乡民政办副主任许大富和村支书杨秀光都在场。“杨秀光说这个事要请顿饭,说我的钱多,办下来一个月有400多元,吃顿饭是意思意思。”  填表结束已是中午,“他们几个提上包包,说要去白塔寺乡上吃饭,喊我一起。”钟广福说,乡上来的邹继德开车,将他们拉到了白塔寺乡政府对面的餐馆二楼就餐,许大富点了菜。当时为了办事而请乡、村干部的,还有增花村6组组长莫英祥。  莫英祥证实,当天为了帮弟弟办事,他确实与钟广福一起请了乡、村干部吃饭,吃饭时点了白酒,还买了烟。  当时钟广福清点了一下人数,来吃饭的乡、村干部等共有11人。菜刚端上桌,就有人叫买烟,钟广福和莫英祥准备去买红塔山烟,可对方说至少要买20多元一包的玉溪烟,于是钟、莫两人只得下楼去买了12包烟。“吃完饭,他们让我们去把账结了。”钟广福说,当时他掏了600多元钱,交给莫英祥一起买单,身上只留了50元。  随后,邹继德开车送钟广福回到8组路口,钟下车时又被索要50元车费。“那50块是我身上最后的钱,我只好给了他,其实往返总共才8公里。”钟广福说,至今他仍对那天的事记得很清楚,因为请吃饭的钱,是他编了几个月背篓,到集市上卖掉才攒下来的,“一个背篓30块钱,一年我最多才卖得掉80个,也就2000多块钱。请吃饭的600多块钱相当于我3个月的收入,被他们一顿饭就吃完了啊。”    村民遭遇  为给二孩交罚款上户口 花700元请村干部吃两顿  增花村村民李华长年在广东务工,很少回老家。2015年12月,他的第二个孩子在广东出生,出院时,医院拒绝开具相关医学证明。“说我是二孩,当时属于超生,要回老家交了罚款才能开证明。”李华说。  2016年2月,春节后,李华回到安岳县白塔寺乡增花村,“准备去找村支书杨秀光时,家里人说,可能要请村干部吃饭才行。”李华说,多位村民也这样告诉他,他只得拿起电话,先跟杨秀光等人约定吃饭时间和地点。  “先请村支书、村主任、小组长一起吃了饭,才交罚款。”李华说,他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后,因为没有请村干部吃饭,上户口被推三阻四,最终孩子户口上在了外婆家,“这次怕杨秀光再为难我。”  “找村干部办一次事,就要请一次饭,这是规矩。”李华说,随后为第二个孩子上户口时,他又将村干部杨秀光、李玉彬、李强等请到村上一个小饭店吃饭,户口很顺利就上了。  李华算了一下,每次请村干部吃饭开销超过300元,两次就将近700元。“在农村办事,很多时候要经过村干部之手,有钱请吃饭就好办事,没钱请就难办。”李华说。    群众反映  “办事就要请干部吃饭 我们村风俗就是这样”  9月21日,华西都市报记者在增花村采访时,七八位村民均称,要反映杨秀光等村干部要求请吃的事情。  村民们说,其他人办事被迫请吃饭,大家忍忍就过去了。但钟广福是个孤寡老人,本就没钱,他请的这顿饭村里人都知道,对此也最气愤。而在村子里,“办事需要请村干部吃饭已成风。”  “办事就要请干部吃饭,在我们村就是这样的风俗。”和钟广福一起请乡、村干部吃饭的莫英祥说。  增花村6组村民罗兰国说,2014年家里建房批地基时,他请村支书杨秀光、村主任李玉彬等人吃饭后才办下来,“生二孩上户,也是请吃了饭才行。”  村民周正全说,在增花村办事确实要请村干部吃饭,“我家危房改建,杨秀光让我赶紧修,修了有1万元补助。”周正全说,现在房子早已修好,但是他并没有拿到这笔补助,“因为我穷,没有钱请村干部吃饭。”    村支书回应  不吃对不起人家 否认“办事必须请吃饭”  针对多位村民反映的“办事必须请村干部吃饭”,杨秀光起先并未直接回应,而是称自己曾在村民会议上说,村干部对乡政府的部门更熟悉,可以帮村民办理一些事项,“我告诉村民,我们去办比他们自己办要少走很多弯路。”  “农村嘛,不去吃觉得对不起人家,去吃了又违规。”在记者的追问下,杨秀光表示,他去参加村民的饭局是出于无奈。但他否认了增花村村民办事必须请村干部吃饭的说法。对部分村民所说的“请吃事件”,杨秀光均称自己没有参与。不过,随后增花村村主任李玉彬却证实,他和杨秀光等村干部均有参与。  9月21日,针对五保户钟广福请吃饭一事,杨秀光解释称,当时主要办理人员是乡上干部,请吃饭也主要是请乡上干部。“当时吃饭我是参与了的,还有乡政府干部许大富,另外还有村上的6位证明人,他们要办的手续,每个人必须要有3位证明人。”  白塔寺乡乡政府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当时的乡民政办副主任许大富已经退居“二线”,现在是民政办普通工作人员,因身体有恙,已经很少来上班了。对于吃饭的这件事,许大富在电话里予以了否认。  (原题为《五保户申领补助 请乡村干部吃顿饭 花掉攒了3个月的600元》)

孤寡老人为申领补助 被迫花600元请干部吃饭

孤寡老人为申领补助 被迫花600元请干部吃饭

孤寡老人为申领补助 被迫花600元请干部吃饭

华西都市报10月13日消息,9月20日,资阳市安岳县白塔寺乡增花村一位村民拨打华西都市报“监督进行时”热线02896111,反映村民到村里办事,村干部均会暗示请吃饭或者送红包。该村一位小组长直言,办事请村上、乡上“领导”吃饭已成为该村的“风俗”。  村里63岁的孤寡老人钟广福,为了申请计划生育家庭特别补助,花了600多元请村、乡干部吃饭、买烟。这些钱,是这位老人靠编背篼好几个月才积攒下来的。  对此,村支书杨秀光给出的说法是:“不去吃对不起人家。”老人落泪  请乡村干部等11人吃饭 花掉3个月收入600多元  9月21日,白塔寺乡增花村8组,多位村民聚在钟广福家议论纷纷。最近几年,他们都曾为了办事,不得不请村干部吃饭。对于钟广福老人被迫请吃饭的经历,村民们很是气愤。因为这个独居老人一直无人照顾,平时靠编竹背篓卖和在建筑工地当小工为生,收入很少。而为了申请计划生育家庭特别补助,就花掉了老人600多元,相当于他3个月编背篓卖的收入。  虽然已经过去3年,但钟广福老人说起请吃饭这件事,还是落下泪来:“请吃了饭,一年半后才办下来。”钟广福膝下无子女,老伴已去世多年,一直是村里的五保户。接受采访时,他仍心有余悸:“杨秀光当了30年村支书,怕他报复我。”  抹去眼泪,钟广福回忆起了3年前那次经历。2013年,他申请计划生育家庭特别补助,村里的小组长让他去填表,当时乡民政办副主任许大富和村支书杨秀光都在场。“杨秀光说这个事要请顿饭,说我的钱多,办下来一个月有400多元,吃顿饭是意思意思。”  填表结束已是中午,“他们几个提上包包,说要去白塔寺乡上吃饭,喊我一起。”钟广福说,乡上来的邹继德开车,将他们拉到了白塔寺乡政府对面的餐馆二楼就餐,许大富点了菜。当时为了办事而请乡、村干部的,还有增花村6组组长莫英祥。  莫英祥证实,当天为了帮弟弟办事,他确实与钟广福一起请了乡、村干部吃饭,吃饭时点了白酒,还买了烟。  当时钟广福清点了一下人数,来吃饭的乡、村干部等共有11人。菜刚端上桌,就有人叫买烟,钟广福和莫英祥准备去买红塔山烟,可对方说至少要买20多元一包的玉溪烟,于是钟、莫两人只得下楼去买了12包烟。“吃完饭,他们让我们去把账结了。”钟广福说,当时他掏了600多元钱,交给莫英祥一起买单,身上只留了50元。  随后,邹继德开车送钟广福回到8组路口,钟下车时又被索要50元车费。“那50块是我身上最后的钱,我只好给了他,其实往返总共才8公里。”钟广福说,至今他仍对那天的事记得很清楚,因为请吃饭的钱,是他编了几个月背篓,到集市上卖掉才攒下来的,“一个背篓30块钱,一年我最多才卖得掉80个,也就2000多块钱。请吃饭的600多块钱相当于我3个月的收入,被他们一顿饭就吃完了啊。”    村民遭遇  为给二孩交罚款上户口 花700元请村干部吃两顿  增花村村民李华长年在广东务工,很少回老家。2015年12月,他的第二个孩子在广东出生,出院时,医院拒绝开具相关医学证明。“说我是二孩,当时属于超生,要回老家交了罚款才能开证明。”李华说。  2016年2月,春节后,李华回到安岳县白塔寺乡增花村,“准备去找村支书杨秀光时,家里人说,可能要请村干部吃饭才行。”李华说,多位村民也这样告诉他,他只得拿起电话,先跟杨秀光等人约定吃饭时间和地点。  “先请村支书、村主任、小组长一起吃了饭,才交罚款。”李华说,他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后,因为没有请村干部吃饭,上户口被推三阻四,最终孩子户口上在了外婆家,“这次怕杨秀光再为难我。”  “找村干部办一次事,就要请一次饭,这是规矩。”李华说,随后为第二个孩子上户口时,他又将村干部杨秀光、李玉彬、李强等请到村上一个小饭店吃饭,户口很顺利就上了。  李华算了一下,每次请村干部吃饭开销超过300元,两次就将近700元。“在农村办事,很多时候要经过村干部之手,有钱请吃饭就好办事,没钱请就难办。”李华说。    群众反映  “办事就要请干部吃饭 我们村风俗就是这样”  9月21日,华西都市报记者在增花村采访时,七八位村民均称,要反映杨秀光等村干部要求请吃的事情。  村民们说,其他人办事被迫请吃饭,大家忍忍就过去了。但钟广福是个孤寡老人,本就没钱,他请的这顿饭村里人都知道,对此也最气愤。而在村子里,“办事需要请村干部吃饭已成风。”  “办事就要请干部吃饭,在我们村就是这样的风俗。”和钟广福一起请乡、村干部吃饭的莫英祥说。  增花村6组村民罗兰国说,2014年家里建房批地基时,他请村支书杨秀光、村主任李玉彬等人吃饭后才办下来,“生二孩上户,也是请吃了饭才行。”  村民周正全说,在增花村办事确实要请村干部吃饭,“我家危房改建,杨秀光让我赶紧修,修了有1万元补助。”周正全说,现在房子早已修好,但是他并没有拿到这笔补助,“因为我穷,没有钱请村干部吃饭。”    村支书回应  不吃对不起人家 否认“办事必须请吃饭”  针对多位村民反映的“办事必须请村干部吃饭”,杨秀光起先并未直接回应,而是称自己曾在村民会议上说,村干部对乡政府的部门更熟悉,可以帮村民办理一些事项,“我告诉村民,我们去办比他们自己办要少走很多弯路。”  “农村嘛,不去吃觉得对不起人家,去吃了又违规。”在记者的追问下,杨秀光表示,他去参加村民的饭局是出于无奈。但他否认了增花村村民办事必须请村干部吃饭的说法。对部分村民所说的“请吃事件”,杨秀光均称自己没有参与。不过,随后增花村村主任李玉彬却证实,他和杨秀光等村干部均有参与。  9月21日,针对五保户钟广福请吃饭一事,杨秀光解释称,当时主要办理人员是乡上干部,请吃饭也主要是请乡上干部。“当时吃饭我是参与了的,还有乡政府干部许大富,另外还有村上的6位证明人,他们要办的手续,每个人必须要有3位证明人。”  白塔寺乡乡政府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当时的乡民政办副主任许大富已经退居“二线”,现在是民政办普通工作人员,因身体有恙,已经很少来上班了。对于吃饭的这件事,许大富在电话里予以了否认。  (原题为《五保户申领补助 请乡村干部吃顿饭 花掉攒了3个月的600元》)

华西都市报10月13日消息,9月20日,资阳市安岳县白塔寺乡增花村一位村民拨打华西都市报“监督进行时”热线02896111,反映村民到村里办事,村干部均会暗示请吃饭或者送红包。该村一位小组长直言,办事请村上、乡上“领导”吃饭已成为该村的“风俗”。  村里63岁的孤寡老人钟广福,为了申请计划生育家庭特别补助,花了600多元请村、乡干部吃饭、买烟。这些钱,是这位老人靠编背篼好几个月才积攒下来的。  对此,村支书杨秀光给出的说法是:“不去吃对不起人家。”老人落泪  请乡村干部等11人吃饭 花掉3个月收入600多元  9月21日,白塔寺乡增花村8组,多位村民聚在钟广福家议论纷纷。最近几年,他们都曾为了办事,不得不请村干部吃饭。对于钟广福老人被迫请吃饭的经历,村民们很是气愤。因为这个独居老人一直无人照顾,平时靠编竹背篓卖和在建筑工地当小工为生,收入很少。而为了申请计划生育家庭特别补助,就花掉了老人600多元,相当于他3个月编背篓卖的收入。  虽然已经过去3年,但钟广福老人说起请吃饭这件事,还是落下泪来:“请吃了饭,一年半后才办下来。”钟广福膝下无子女,老伴已去世多年,一直是村里的五保户。接受采访时,他仍心有余悸:“杨秀光当了30年村支书,怕他报复我。”  抹去眼泪,钟广福回忆起了3年前那次经历。2013年,他申请计划生育家庭特别补助,村里的小组长让他去填表,当时乡民政办副主任许大富和村支书杨秀光都在场。“杨秀光说这个事要请顿饭,说我的钱多,办下来一个月有400多元,吃顿饭是意思意思。”  填表结束已是中午,“他们几个提上包包,说要去白塔寺乡上吃饭,喊我一起。”钟广福说,乡上来的邹继德开车,将他们拉到了白塔寺乡政府对面的餐馆二楼就餐,许大富点了菜。当时为了办事而请乡、村干部的,还有增花村6组组长莫英祥。  莫英祥证实,当天为了帮弟弟办事,他确实与钟广福一起请了乡、村干部吃饭,吃饭时点了白酒,还买了烟。  当时钟广福清点了一下人数,来吃饭的乡、村干部等共有11人。菜刚端上桌,就有人叫买烟,钟广福和莫英祥准备去买红塔山烟,可对方说至少要买20多元一包的玉溪烟,于是钟、莫两人只得下楼去买了12包烟。“吃完饭,他们让我们去把账结了。”钟广福说,当时他掏了600多元钱,交给莫英祥一起买单,身上只留了50元。  随后,邹继德开车送钟广福回到8组路口,钟下车时又被索要50元车费。“那50块是我身上最后的钱,我只好给了他,其实往返总共才8公里。”钟广福说,至今他仍对那天的事记得很清楚,因为请吃饭的钱,是他编了几个月背篓,到集市上卖掉才攒下来的,“一个背篓30块钱,一年我最多才卖得掉80个,也就2000多块钱。请吃饭的600多块钱相当于我3个月的收入,被他们一顿饭就吃完了啊。”    村民遭遇  为给二孩交罚款上户口 花700元请村干部吃两顿  增花村村民李华长年在广东务工,很少回老家。2015年12月,他的第二个孩子在广东出生,出院时,医院拒绝开具相关医学证明。“说我是二孩,当时属于超生,要回老家交了罚款才能开证明。”李华说。  2016年2月,春节后,李华回到安岳县白塔寺乡增花村,“准备去找村支书杨秀光时,家里人说,可能要请村干部吃饭才行。”李华说,多位村民也这样告诉他,他只得拿起电话,先跟杨秀光等人约定吃饭时间和地点。  “先请村支书、村主任、小组长一起吃了饭,才交罚款。”李华说,他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后,因为没有请村干部吃饭,上户口被推三阻四,最终孩子户口上在了外婆家,“这次怕杨秀光再为难我。”  “找村干部办一次事,就要请一次饭,这是规矩。”李华说,随后为第二个孩子上户口时,他又将村干部杨秀光、李玉彬、李强等请到村上一个小饭店吃饭,户口很顺利就上了。  李华算了一下,每次请村干部吃饭开销超过300元,两次就将近700元。“在农村办事,很多时候要经过村干部之手,有钱请吃饭就好办事,没钱请就难办。”李华说。    群众反映  “办事就要请干部吃饭 我们村风俗就是这样”  9月21日,华西都市报记者在增花村采访时,七八位村民均称,要反映杨秀光等村干部要求请吃的事情。  村民们说,其他人办事被迫请吃饭,大家忍忍就过去了。但钟广福是个孤寡老人,本就没钱,他请的这顿饭村里人都知道,对此也最气愤。而在村子里,“办事需要请村干部吃饭已成风。”  “办事就要请干部吃饭,在我们村就是这样的风俗。”和钟广福一起请乡、村干部吃饭的莫英祥说。  增花村6组村民罗兰国说,2014年家里建房批地基时,他请村支书杨秀光、村主任李玉彬等人吃饭后才办下来,“生二孩上户,也是请吃了饭才行。”  村民周正全说,在增花村办事确实要请村干部吃饭,“我家危房改建,杨秀光让我赶紧修,修了有1万元补助。”周正全说,现在房子早已修好,但是他并没有拿到这笔补助,“因为我穷,没有钱请村干部吃饭。”    村支书回应  不吃对不起人家 否认“办事必须请吃饭”  针对多位村民反映的“办事必须请村干部吃饭”,杨秀光起先并未直接回应,而是称自己曾在村民会议上说,村干部对乡政府的部门更熟悉,可以帮村民办理一些事项,“我告诉村民,我们去办比他们自己办要少走很多弯路。”  “农村嘛,不去吃觉得对不起人家,去吃了又违规。”在记者的追问下,杨秀光表示,他去参加村民的饭局是出于无奈。但他否认了增花村村民办事必须请村干部吃饭的说法。对部分村民所说的“请吃事件”,杨秀光均称自己没有参与。不过,随后增花村村主任李玉彬却证实,他和杨秀光等村干部均有参与。  9月21日,针对五保户钟广福请吃饭一事,杨秀光解释称,当时主要办理人员是乡上干部,请吃饭也主要是请乡上干部。“当时吃饭我是参与了的,还有乡政府干部许大富,另外还有村上的6位证明人,他们要办的手续,每个人必须要有3位证明人。”  白塔寺乡乡政府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当时的乡民政办副主任许大富已经退居“二线”,现在是民政办普通工作人员,因身体有恙,已经很少来上班了。对于吃饭的这件事,许大富在电话里予以了否认。  (原题为《五保户申领补助 请乡村干部吃顿饭 花掉攒了3个月的600元》)

>> 不是您想要的?去 www.hg8327.com 浏览更多精彩文章。<<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热门排行

精彩推荐

  • 2016-12-09
  • 2016-12-09
  • 2016-12-09
  • 2016-12-09
  • 2016-12-09
  • 2016-12-09
  • 2016-12-09
  • 2016-12-09
  • 2016-12-09
  • 2016-12-09
  • 2016-12-09
  • 2016-12-09

相关作文

  • 2016-12-09
  • 2016-12-09
  • 2016-12-09
  • 2016-12-09

www.hg8327.com,www.hg8327.com

网站地图 | 关于本站 | 站长联系

版权所有 @ www.hg8327.com